用户名: 密码:
相关文章
 
 
您现在的位置: 历史千年 >> 文化 >> 国学文化 >> 正文
 
宋代宰相丁谓尚禨祥 无赖改名“丁宜禄”获宠信

时间:2012-10-27 15:39:30  来源:不详
官员大都有爱好,古今相似。像宋代丁谓,进士出身,官至宰相,就非常爱好占卜。袁褧在《枫窗小牍》中说:“丁谓生平最尚禨(jī)祥,每晨占鸣鹊,夜看灯芯,虽出门归邸,亦必窃听人语,用卜吉兆。”说丁谓特迷信,好占卜,饮食起居,进进出出,凡事都要占卜一番,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。
  官员一旦有爱好,自然就有投其所好者,自然就有乘机谋利者。有个无赖叫于庆,穷得叮当响,又好吃懒做,饥寒交迫之际,求救于一个老儒生。老儒给他支招,叫他改姓为丁,改名宜禄,还建议他投靠到时任参知政事[注: 参知政事原来是临时差遣名目,唐太宗贞观十三年(639)十一月,以李洎为黄门侍郎、参知政事,参知政事始正式作为宰相官名。到宋代,则演变成一个常设官职。](副宰相)的丁谓门下谋营生。
  丁谓听说叫“丁宜禄”的人来投靠,果然大喜,立马收为心腹。于庆到来不足一月,丁谓即被提拔为宰相,于庆更是一步登天,成了宰相身边的红人,备受宠信。那些朝廷大臣、封疆大吏[注: 封疆大吏是指明代的都指挥使、布政使、按察使与清代的总督、巡抚。-fengjiangdali],纷纷通过他打通关系,巴结宰相,不到一年,于庆就捞到万贯家财,从此发家致富,衣食无忧,真是撞上了“狗屎运”。
  老儒是个预言家?非也。老儒不过是掌握了丁谓“尚禨祥”,了解到作为参知政事的他,正对宰相这一肥缺垂涎欲滴,加上“宰相苍头字宜禄”(宰相家的仆人呼为“宜禄”),是历代相沿的积习,如同富贵人家的狗叫“来福”一样,成了习以为常的通称,“丁宜禄”的到来,就像送上门的吉兆,正做着升官梦的丁谓当然会喜不自胜。至于丁谓随即被提拔为宰相,则纯粹是机缘巧合罢了。
  不过,老儒虽然算不上预言家,但也颇有过人之处,一是他深知丁谓“尚禨祥”,二是他算准了于庆会撞“狗屎运”。真是世事如“神马”,全在老儒慧眼中。
  时至今日,我们的周围有没有丁谓一样“尚禨祥”近乎痴迷的官员呢?有,还不少呢。据国家行政学院的一项《我国县处级公务员基本科学素养调查与分析研究》显示:在900多名接受调查的县处级公务员中,有52.4%即超过半数的县处级公务员,不同程度地相信“求签”、“相面”、“周公解梦”、“星座预测”等迷信现象,至少也持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”的态度。
  而一些平日把“科学”二字常挂嘴边的官员们,相信此道的程度绝不亚于“尚禨祥”的丁谓。像广东韶关市原公安局长叶树养,就对占卜算卦深信不疑。他办案要问道士,修祖坟要请风水先生,甚至送礼、受贿前都要问一卦。他竟然不远千里跑到山西五台山,找山上的道士算卦问前途,比起丁谓来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而在领导干部中间,叶树养并不是个案,那些认为县城主干道冲着县委大门,风水不好,购来歼击机堵路者,认为骆马湖谐音“落马湖”,不吉利,改名“马上湖”(马上福)者,运来“神石”作城标,寓意“时(石)来运转”者,还大有人在。
  哪里有需求,哪里就有市场。官员“尚禨祥”,而他们又掌握了大量白花花的银子,这是一个怎样诱人的商机啊,引得那些方士游僧蜂拥而至。据说,做一个白领不如做一个专职风水师,聘请一名专职风水师的价格,保守估计每年也得10万至20万元,名气大者那就更是天价了。多少寺庙道观的和尚道士,多少街头小店的算命先生,多少出入机关院落的风水大师,都利用官员“尚禨祥”这一可乘之机,轻轻松松地成了富甲一方的成功人士。还有像叶树养案中的陈某,他原是街头混混,通过给叶树养介绍风水先生而成

[1] [2] 下一页

 
 
 
Copyright 2006-2011 © www.lsqn.cn   All rights reserved
历史千年 版权所有